多肉组培“罗生门”
2016-12-22 16:57:05
 

        多肉组培真正在多肉圈引起轩然大波是在2015年秋季,当时上海滕氏园艺与上海大地园艺种苗有限公司合作,计划秋季推出上百万组培‘冰灯玉露’,这一数字震惊多肉圈,再配上大地种苗专业的组培室照片,一时之间“组培”成了多肉圈最热门的话题。
        多肉组培是2015年才开始么?当然不是,这只是真正让组培多肉“发声”,从“幕后”走到“台前”。早在90年代末,在多肉玩家中就有人尝试做组培。‘康平寿’现在是寿类中比较常见的品种,也是最早因组培而“扬名”的品种。‘康平寿’原产于南非开普敦,2000年前后由天津东平园孙卫东将其中文名命名为“康平寿”,由于萌发侧芽少,籽播需5年才能出成品,其园艺种一直很昂贵。朱继选通过组培大量繁育‘康平寿’,使其成为当时国内最大量出现的一个品种,也被成为‘朱氏组培康平’,所以在众多寿类中‘康平寿’成了最便宜、种植最广泛的品种。由于早期的组培积累了大量母本,此后依靠砍头等传统方法也能在市场中保持量的优势,因此‘康平寿’价格稳定而持续在相对低位。
        除了‘康平寿’量产,多肉组培最早主要是为了品种繁育,一方面是从日本等买进的十二卷价格高、数量少,另一方面一些国内玩家自己杂交选育的新种也希望通过组培上量,然而由于市场狭小,组培始终停留在“小打小闹”。
       2005年,上海西萍园艺建场,由于主攻十二卷市场,总经理李桂萍发现实生苗繁育慢、没有量,感觉到组培是市场方向,从2008年着手新建组培室、到日本学习组培方法和营养基配方等,逐渐把组培做成常态化,不过数量依然不多。2013年以后,福建、上海、浙江、广州、天津、山东等地多肉组培逐渐兴起,观叶植物、蝴蝶兰、大花蕙兰的种苗组培商开始承接一些多肉代组培订单,农科院也成为组培苗生产者,后续一些多肉生产企业也建立了自己的组培室,组培苗产量越来越大,但此时组培多肉依旧隐居在“幕后”,是圈里的不说之密。
       多肉组培品种大部分集中在十二卷属,景天科新品种也有少量组培。组培真正起量是在2013年以后,其中2014年和2015年组培苗主要是玉露,而2015年和2016年组培重点是寿。
       为什么玉露率先起量?在玉露、寿、玉扇、万象这四大类十二卷植物中,玉露的生长速度最快、增值倍数较高,而且母本也比较容易获取、预计消费市场最大,所以最先起量。寿则凭借更为丰富的品种获得组培发展的第二序位。
随着市场需要,组培苗的品种越来越多,组培商从最初接单的十几个品种猛增到几十个品种,一些大组培商储备品种达到二三百个。年组培量超过百万株的组培场数量不多,大部分组培场内,单个品种组培量从上百个到几十万不等,其中单品组培量从几千株到十几万株比较常见。
       从技术上讲,多肉组培门槛较蝴蝶兰等低,所以组培扩繁不是问题,然而在实际操作中,由于营养基和激素的配方和用量有差异,各家的组培苗产品也存在一定差异,在种苗健壮程度和外形上存在不同。现在对多肉组培苗出瓶后是否需要“硬化”也说法不一,部分人主张少则2月多则2年的驯化期,以保障成活率和品种对版;也有部分人认为无需驯化,多肉生命力顽强,只要技术跟得上,都能健康生长。
       理论上组培是选择优质母本的无性克隆繁殖,相当于“培优计划”,组培苗会带有母株的全部优良特性,但实际操作中,个别产品可能会在激素刺激下出现返祖和变异的状况。比如原本 “亮窗”的‘月影’寿、‘鬼岩城’玉扇会变成优选前的“麻窗”,而条带状的玉扇会变异成圆形环绕生长。
       组培真正有难度的是锦化品种组培,成功率非常低,因为组培后有些苗完全退化变成绿色,价格一落千丈;有些完全锦化,缺乏叶绿素会自然死亡;少量带锦的植株生长中还可能退锦,能保持锦化的植株还分拉丝锦、中轮锦、覆轮锦等,拉丝锦价格远不及后两者,所以组培锦化品种还能保持好品相难度非常大。
       随着多肉组培苗量增加,生产者最担心的的事情发生了——价格急速下滑。
       组培的快速上量必然给多肉市场带来冲击,最直观的表现在价格上,而目前以玉露类表现最为明显。以组培量最大的‘冰灯玉露’为例,2013年组培苗量较少,‘冰灯玉露’组培苗销售价每株120元,而现在组培苗每株三四元。
       在价格下滑的同时,组培苗的销售也出现问题。初期,尝鲜的生产农场争相进购组培苗,但生产农场的二次购买能力较弱,所以组培苗量的增加速度快于农场种植需求增加的速度,组培苗销售变缓,这迫使手握大量组培苗的商家被迫走入另一个险境——基地扩建。
       十二卷生产者对组培主要分上量和控量两个派别。
 

消费市场角度


       上量派认为,扩繁会使十二卷价格降低,让更多玩家买得起十二卷多肉,实际上是扩大消费者群体,让十二卷走下“神坛”,坚持薄利多销;控量派认为,十二卷属于高端玩家的阶层,本身消费者人数有限,应该坚持“饥饿营销”,坚持小量但高回报。
 

生产角度


上量派认为,组培为产业化生产打开大门,让十二卷从玩家和大户手中走向大部分多肉生产者,是多肉品种更新换代、更多样化的需求,少量做组培是“过家家”;控量派认为,大量组培十二卷必然带来供过于求,缩短单个品种的市场寿命,降低十二卷总体价值,大量组培就是在“自杀”。
 

品质角度


       上量派认为,只要组培技术成熟,品质不是问题,不过确实有些生产者只追求数量,会有部分低价低品质的产品流入市场;控量派则认为,量大必然影响品质,不符合十二卷追求精致的理念,而且快速扩繁势必没有驯化期,这是对消费者不负责任。
       那么消费者到底怎么看?从高端玩家的角度看,种十二卷的首要目的是“玩”,特别是玩别人没有的,而组培上量使得人手一株,那就没意思了。而且组培涉及品种权问题,在多肉领域,育种者又通常是高端玩家,国内很少人会真正申请育种者的授权,因此这种私自组培的做法就是对育种者不尊重,是盗取别人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成果里利润,因此高端圈子对组培更抵制一些。
       而对于大众消费者来说,对品种的敏感性没那么高,倒是价格上的优惠更诱人。组培上量后使得价格“亲民”,那么原本不敢想的十二卷品种就能入手了,会培养一批十二卷初级爱好者。不过十二卷属毕竟不像景天那么多彩、多样,所以十二卷价格下滑吸引的新增购买者可能不如预期那么多。
       十二卷组培实际上真正冲击的是十二卷中端市场,这批爱好者兼具品种敏感度和价格敏感度,虽然喜欢玩品种,却到不了高端玩家那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实力,看着手里的品种逐渐沦为十二卷里的普货,又不愿在新手群体里“蜗居”,因此在两个群体里都没有认同感。
组培上量与控量之争,就如同欧洲和日本的多肉组培思路之争。欧洲走标准化、大众化发展路线,有专业的组培企业量产组培苗,帮助生产者达到标准化程度更高的产品;而日本走精致、小众路线,就是少量组培、提高品相,在选育新种方面着力较多。
       组培打破了高端货和普货的壁垒——时间,可以帮助难以繁育的品种快速上量,让高价的品种价格下滑,从而吸引更多的消费者,有这个市场空间存在,想阻碍组培发展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现在组培市场的主要矛盾不是要不要组培,而是需要摸清价格下滑后新增的消费需求能有多少,所以从业者应该关注的是“量”,这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等待市场的自我调整,在产业的动态“洗牌”中求得平衡。
       针对大众消费品种,组培上量后薄利多销的思路更好;而对于精品,控量保持“高调”更能长久。不过一定要明确地认识到,十二卷不会有景天那么广泛的消费基础,各品种组培苗的销量会有一个明显的“阀值”。
       景天科引种期,品种热首先是在爱好者群体形成,然后倒推到生产端,此时新品种推广成本低、速度快,而现在产业格局发生变化,产品是由生产端向消费者推广,走上了和其他盆栽花卉同样的路,所以现在景天科多新品种推广已经越来越困难。将组培十二卷推向市场,实际上也是从生产端向消费者推广,会遇到一定阻力。而且十二卷培育周期长,从组培苗到市场销售的反应时间短则1年长则3年以上,一旦组培苗过量导致积压,十二卷的损失远比景天科的损失惨烈。
 

微信:
公告号:
热门标签
达人专栏
想要成为达人吗?发布自己的文章观点,请马上申请吧,点击下方按钮即可马上申请达人!
我不是会员,我想投稿,点击下面,可以发布投稿,我们审核后,将发布您的稿件。
注:只有登陆会员才可以投稿
达人排行
总榜单
姓 名:
排行榜
100%
100%
100%
100%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6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证040931号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