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7日 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花卉报 > 新闻 > 花卉 >

解读协会脱钩———“红顶”摘掉之后

2017-04-17 10:54:36|来源:花卉报|作者:郭云龙 苏颖

摘要:2015年7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要求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第一批脱钩试点,2016年总结经验、扩大试点,2017年在更大范围试点,完善体制机制后全面推开。


  2015年7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要求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第一批脱钩试点,2016年总结经验、扩大试点,2017年在更大范围试点,完善体制机制后全面推开。方案圈定的主体为名称以“行业协会”、“协会”、“商会”、“同业公会”、“联合会”、“促进会”等字样为后缀的机构。可见全国各地具有行政背景的花卉协会均在此轮脱钩范围之内。作为花卉行业中的“官办”组织,随着脱钩的深入,各地花卉协会面临着角色转变,不但需要自身多方调整,也留给行业人士更多的关注与观望。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期间,国务院《关于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如期出炉,报告在回顾2016年工作时特别提到,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改革第二批试点启动实施,这表明国家层面对于协会脱钩的高度关注与重视。而在两会开幕前的2月10日,2017年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名单(第三批)已经公布。时间不足两年,三批试点发布,足见本次脱钩行动节奏之快、决心之大。部分花卉协会脱钩工作也在同步进行,观察者认为,花卉产业当中各类“官办”协会脱钩意义深远。“红顶”的消失一方面会倒逼协会加快与市场对接,另一方面也让企业加入和参与协会活动变得更为自主。
去行政化———回归本位的大变革

  从政策落实的时间安排看,今年是试点脱钩过渡期的最后一年,对于即将角色转变的若干花卉协会来说颇为关键。
  行业协会大多成立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初期,民政机关登记、挂靠机关主管,协会因其特殊身份一直被业界形象地称为“二政府”、“红顶中介”等。“官办”的特点使得行业协会曾在行业管理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也为其开展工作、提高效率提供了保障。然而,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完善,行业协会管办一体、职责不清的问题逐渐暴露。有些行业协会仅仅成为行政部门的“传话筒”,纽带、桥梁作用发挥失效。部分协会管理欠规范,借行政资源乱摊派、乱收费,不但备受非议,也对产业发展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在政府层面推行简政放权的大环境下,如何使协会在服务行业、履行责任方面发挥更大作用,纳入了决策层的考量范围。
  花卉产业经过多年快速发展,市场化体系逐步完善。政府职能部门、生产者、科研院所、协会、市场等共同支撑着花卉产业的存在与发展,而协会在其间一直承担着政府与生产、市场的中介角色。目前除中国花卉协会及各省花卉协会,全国大部分地市、县均成立了以政府为主导的花卉协会或花木协会,总量达到数千家。多年来,这些协会在为花卉主产区政府部门提供调研、决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同其他协会一样,花卉行业中的一些协会也存在行政化明显、活跃度不强、创新发展不足、作用发挥不够的问题。
  “脱钩方案”的最终目的是将其回归市场。
  事实上,对于具有行政背景的花卉协会来说,脱钩是其梳理问题、贴近市场的一次自我革新。从政策设计层面看,就是要通过厘清行政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的职能边界,让协会更好地对接市场、真正强大,花卉协会也不例外。但脱钩之后如何尽快进入状态,是协会脱钩后难以回避、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政策落地———倒逼协会加快调整

  据了解,作为全国各地花卉协会的业务指导单位,中国花卉协会并未列入前三批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名单。三批名单中,挂靠在国家林业局的协会中,中国林业工程建设协会、中国林业与环境促进会、中国长城绿化基金会、中国林业生态发展促进会、中国林业机械协会和中国经济林协会六家单位成为脱钩试点。有关方面认为,试点名单虽没有覆盖所有全国性协会组织,但根据脱钩方案时间表,随着试点完成后的全面铺开,与行政脱钩对所有协会来说只是时间问题。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化组织,是协会商会新的发展路径,也是脱钩方案的目标之一。
  在各省级花卉协会中,与行政脱钩动作最快的是江西省花卉协会。
  就在2015年中办、国办发布协会商会脱钩方案仅一个月后,江西省花卉协会宣布正式脱离所挂靠的行政机构,成为江西省第一家独立自主运行的行业协会,也是国内第一家与政府、行政机构完全脱钩的花卉协会,受到相关管理机构及职能部门的大力肯定。按照江西省花卉协会会长姚技的说法,脱钩之后,协会路子越走越宽,少了束缚、多了挑战,也多了发展动力。
  江西花协在未脱钩之前,挂靠在省农业厅。由于人员结构问题,加之协会资金很大部分来自政府,经费不足,导致活动受限,工作开展被动。脱钩之后,花协运行状态发生了较大变化,“现在束缚越来越小,我们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重组,探索市场化运作道路。虽然挑战很大,但也积累了很多探索市场化道路的宝贵经验。”姚技表示。
  据江西省花卉协会办公室主任郭波生介绍,国家政策出台后,江西省花协原领导班子中18位省、厅、处级干部全部退出协会,经过会长推荐及会员选举,产生了新一批年轻化的协会管理层。脱钩后的花协与政府实现了机构分离、职能分离、资产财务分离、人员管理分离、党建外事等事项分离等“五分离”。分离后根据发展需要重组部门,相继成立了秘书处、办公室、法务部、市场部、展览部、培训部、专家组、信息中心等机构,“如此大规模的全面整合是前所未有的。”郭波生说。
  据了解,目前各地花卉协会脱钩行动也在有序进行。湖南省去年7月公布的首批脱钩名单中,湖南省花卉协会名列其中,而张家界市在随后的脱钩名单中也出现了该市花卉苗木协会的名称。采访中,部分协会表示,已经了解到协会脱钩的情况,具体实施时间在等上级通知。
\

人事整合———专业人才待补位
 

  姚技表示,脱钩后花协完全走上市场化运作道路,凝聚力越来越强,也增加了更多为会员服务的内容,包括提供法律咨询服务、专业培训、市场项目调研等。脱钩后,花协开始根据会员需求组织国内外行业考察,为企业拓宽思路、应对产业转型提供了平台,参与的企业越来越多。此外,协会采取市场化运作方式承接了多个花事活动,提高了行业影响力,有更多政府部门、企业与花协建立了更为实质性的合作。
  短短两年内,脱钩后的江西花协已多次组织会员到重点花卉省市参观交流,并先后赴欧洲、日本等国家考察。江西花卉协会“老会员”万成表示,脱钩后,他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协会更活跃了,自己缴纳会费也更自愿、更主动。“以前开会次数少,会员间平时沟通交流机会少,大家积极性也不高。”万成说,协会脱钩后组织活动的次数越来越多,会员群的活跃度越来越高,积极性也明显提升,在行业转型期,业内人士互相交流、彼此获得更多商机尤为重要,越来越多的会员对脱钩后的花协充满了信心。
  一些花协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脱钩后还有一个难题是人的问题。在政府行政人员退出后,除了选出有威望、有能力、有想法、有干劲的人带领协会继续前行,专业人才的不足影响着协会的服务水平和效率。“目前花协走上市场化道路,需要更多懂策划、懂运营、懂行业的专业人才参与,目前人才仍然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郭波生向记者坦言。花协脱钩后,人员结构发生了改变,需要更多新型人才的加入,这也是脱钩后很多协会即将面临并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协会出路———购买服务成常态


  就在中办、国办发布《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方案》之后两个月,财政部发文明确:自2018年起,取消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的财政直接拨款。随后各省市也陆续发文将2017年底作为该省协会商会经费拨付的最后年份。由此可见,2018年,即使部分花协未走完脱钩程序,财政直接资金的断供实际上也已经将其推向了市场。
  经费停拨会不会造成服务停摆?在取消行业协会商会财政拨款的同时,决策部门实质上也给协会发展提供了新平台。从财政部文件分析,中央财政将通过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行业协会商会的发展。按照政府购买服务相关管理规定,将适宜委托行业协会商会承担的服务事项纳入政府购买服务指导目录。江西版的脱钩方案中也明确,财政直接拨款取消后,逐步转为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其发展。
  从发布的配套政策来看,对于协会脱钩,政府部门还是会“扶上马,送一程”。
  江西花协脱钩后经费来源已经实现了多样化,除会员会费和组织活动收益外,还有承接政府活动的服务费等。协会承接的“江西瑶湖荷兰郁金香主题花卉展”就取得了很大成功,除了门票,还产生了招商、广告等经济来源。
  “近两年,我们举办了一系列花展及论坛,不但获得了一定收益,还为企业宣传及产业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同时也提高了协会影响力。到目前为止,越来越多各地政府开始主动联系我们,由政府出钱,我们策划、组织、实施相关行业活动。”
  江西省花卉协会负责人坦言,未脱钩之前,人员经费、项目资金可以“等靠要”,现在省花卉协会将建立新型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推动服务重心从政府转向企业、行业、市场,在发展中求生存,在市场中谋发展,在服务中找商机,激发内在活力和发展动力,提升行业服务功能,促进产业提质增效升级。
 

角色转变———接地气才能聚人气


  对于任何一个行业来说,中介组织所承担的功能和服务必不可少,因此,即便失去“二政府”、“红顶中介”身份,行业对其的依赖依然存在。脱钩之后协会要做的是快速调转船头,从原有的过度行政化向市场化、服务化转型,真正在政府和产业间发挥纽带作用,才能获得新发展。
  2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持续为实体经济减负。会议内容中出现了行业协会商会不得强制企业入会或违规收费的字眼。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底,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中央组织部等十部门印发《行业协会商会综合监管办法》,对协会开展业务行为进行了规范。强制入会并以此为目的收取会费;利用政府名义或政府委托事项为由擅自设立收费项目;强制会员付费参加各类会议、培训、展览、评比、达标、表彰活动及出国考察;强制会员赞助、捐赠、订购有关产品或刊物;以担任理事(常务理事)、负责人为名向会员收取会费以外的费用等,均被列入禁止范围。这等于明确了企业加入行业协会以及参与协会相关业务,主动参与、自愿参加成为最大特点。协会工作的顺利开展,更多取决于自身在行业中的影响力和凝聚力。
  《监管办法》还强调,办法适用于与行政机关脱钩和直接登记的行业协会商会。这也意味着,无论之前是“官办”还是“民办”,只要有合法登记的身份,大家都处在同一起跑线上。一家协会未来的发展前景与自身提供的服务水平、行业地位密切关联,行业影响力将成为市场评判协会“业绩”的重要指标。毋庸置疑,本轮脱钩的大范围实施,无论是从行政剥离还是从直接经费断供的角度看,脱钩对于全行业不同类型的协会、商会、联盟来说,既是考验,更是机遇。市场化将是协会今后发展的新标志与新特点。而在新旧规则的过渡期,全国各地花卉协会等组织如何立足自身,在脱钩后快速调整轻装上阵,真正当好行业服务员,值得业界期待。
 

\

文章关键词: 花卉 植物 产业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证040931号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