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1日 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花卉报 > 新闻 > 园林苗木 >

园艺奇葩说 坐稳,园艺社会化教育要起飞了

2017-10-11 10:16:54|来源:花卉报|作者:杨开源

摘要:《园艺奇葩说》的上一篇讲了园林与园艺在“拆墙”,此篇也讲“拆墙”,不过是园艺界与社会化教育之间的“拆墙”。


  《园艺奇葩说》的上一篇讲了园林与园艺在“拆墙”,此篇也讲“拆墙”,不过是园艺界与社会化教育之间的“拆墙”。
  园艺社会化教育不同于学校专业教育,注重的是给普罗大众挖掘园艺文化及生活体验感。从业者应该看到,社会化教育是产业融入社会生活的一种业态,更是园艺行业对接终端的有效方式。国内这块市场眼下正在加速,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就要起飞。但在起飞之前,该领域的市场发生了些颠簸,请打算一同起飞的人“坐稳”了。
 
1.有意义吗

  今年初夏,花园集俱乐部组织了英国造园游学,记者全程参与。切尔西花展的惊艳展出,大型公园的自然磅礴,私家花园的秀丽精致,这些都离不开当地浓厚的园艺气氛。
  在伦敦郊区一个小镇上,游学队员巧遇一位正在整理花园的妇人,她衣着端庄,动作优雅,很享受这一过程(图一);参观著名的威斯利花园时,园中正在组织一场儿童造园作品展,参赛者大多是10岁至15岁的少年儿童,他们利用分到的地块做地形整理、植物配置,其乐融融(图二)……
\

图一

\

图二

  可以明显感觉到,当地居民与自然、花园、植物关系亲密。植物不仅满足观赏,而且成了居家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否认,这种气氛的养成跟地域文化、居民收入等有直接关系,需要几代人的沉淀和积累。
  对于国内家庭园艺市场的不温不火,很多人归咎于“我们消费者群体”不行。虽然这种想法无可厚非,但从产业角度出发也不尽然。“如何有效对接终端市场?”这是部署家庭园艺市场企业应该思考的一部分,也可以成为行业可挖掘的价值洼地。
  最近,英国皇家园艺协会(RHS)开启了校园园艺项目School Gardening,主要面向在校少年儿童。据RHS工作人员介绍,RHS与会员单位联合开展此类活动,根据会员单位的属性,项目包装的产品也不一样。生产型企业以栽植体验、生产体验为主,而花园、城堡等主要开展的是园艺文化体验项目,其目的都是从小培养园艺素养,让孩子从小亲近园艺、亲近自然。
  该项目不仅成为RHS服务社会、会员的抓手,也成为极具商业价值的项目之一。此类项目在英国还有不少,记者在考察时发现,当地园区的运营大多很成功,亲子类活动丰富,社会化教育要记一功。而除了英国外,欧洲其他发达国家、美国、日本以及我国台湾等,都在这一领域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市场,成为园艺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北京林业大学原副校长张启翔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告诉记者,园艺的社会教育在发达国家已十分成熟,已影响到当地居民生活,从而影响到整个园艺产业对接终端市场。他认为,这一业态具有很大的商业价值,不过目前国内尚处于探索阶段。
 
2.我们遇到了什么

  其实,国内园艺社会化教育并不新鲜,主要在北京及长三角、珠三角等地的城市盛行,对象以儿童、少年、妇女为主。但市场呈现散兵孤俑的状态,没有形成合力,行业属性不强。
  最近,园林园艺企业涉及社会化教育的情况增多,上海上房园艺、北京京林园林、浙江虹越花卉等企业都曾试水,一些苗木企业也通过与教育、旅游单位合作,开展园艺类活动。
  另外,此类业务一直是自然、生态、社会组织及盈利性社会教育机构等外围平台的角逐热点,如自然之友、盖亚自然学校、保护地友好组织、法国大使馆等,都有涉猎园艺内容,夏令营、研学游是其主要形式。
  可无论哪类平台,操作具体项目时都碰到了难处。
  外围平台综合性强,社会参与度广泛,尤其是盈利性教育机构,其市场化程度高,资质、人才储备齐全,可盈利性最强。但可惜园艺系统性不强,专业内容触及不深,而且一些理念,与传统园艺产业有相互抵触之地,因此项目容易脱离了当下现实的园艺生产,对园艺产业的产业链链条、价格体系、行业格局改变较慢,也未达到园艺社会化教育的最优结果。
  业内人群在试水园艺社会化教育时,具有很强的地域区域性及资源局限性,面上看,缺乏教育资质与人才导致其难以大步向前,但其自身也存在问题:不少企业将其视为“贴补家用”或企业营销的方式,定位不明确。随着项目深入展开,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摆在了面前,导致项目难以继续推进,最终雷声大雨点小。
  北京一位做园艺社会化教育的园林行业人士日前对记者倒了苦水。她说,由于参与企业来自四面八方,北京地区这一领域的竞争已经很激烈。以北京市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项目为例,其属于北京市教育改革项目,而近两年来教育部门逐步提高准入门槛。“今年北京地区有1000多家参与投标此项目,只有100多家中标,而且不接受联合体投标,很多老牌教育机构都被无情淘汰。”
  上述人士给记者展示了此项目招标文件,文件的细则是今年刚修订的。“越来越严格”,其中涉及到从业人员、场地、企业性质等一系列要求,总的来说,非教育类企业想要参与此类项目有很多症结需要打通,而想要通过借资质、外聘人才来“抱大腿”也不容易,很可能得不偿失。
 
3.三个阶段

  行政壁垒给参与者泼了冷水,已有部分人出师未捷身先死。不过这不见得是坏事,“没有想明白”的人退场是自然的,市场需要一场梳理,从业人员也需要重新看待该市场,同时与政策制定者相互磨合,这对于规范市场有利无害。在重新换挡后,会出现新的场景。记者推测,园艺社会教育在国内成长需要经历三个发展阶段,对于园艺产业自身,这三个阶段都有自己的特点。
  第一是引导阶段。园艺社会化教育最大的行业效果是消费引导,这是打开行业终端消费的钥匙,所以也是园艺社会化阶段入门阶段的特点。不过在此阶段倒下的企业最多,因为引导市场类似于自创市场需求,需要与精准的社会营销手段相配合,将园艺理念植入社会人群的心智。但可惜,大众营销是当下园艺类企业的痛点,国内鲜有成功案例,极有可能叫好不叫座。
  第二是引流阶段。市场引导到一定阶段后,园艺社会化教育就能为产业有效引流。上海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国内园艺交易中心兴起,但客源是其最大的难题,而社会化教育就是引流利器。夏溪花木市场就在这么做,最近市场正在打造“尚花坊园艺村”,引入园艺界名人参与,打造园艺市场引导型产品,其中涉及到儿童园艺作品DIY、绘画等。
  对于传统花木市场来说,引导园艺消费、培育园艺产业思维已经完成初级阶段,但要真正深入到终端家庭园艺市场,还需要实现客源转换,这是一个漫长的换血引流过程,需要借助外力。而且,引流得做到一定流量后效果才明显,因为流量变现的成本有很强的边际性,引流越高成本越低。否则引流成本会推高产品价格,违背了项目操作的初衷。
  第三是引爆阶段。在完成前两阶段的升级之后,引爆的不仅是园艺社会教育市场,而是整个园艺产业的重塑。可以预测,在对接到终端市场后,行业就会步入到“后园艺”时代,市场变得大而杂,园艺产业不再是简单的“产销”二元关系,产业链条不断拉长细分,业态会变得多元化,园艺社会化教育具有很强的市场先导作用,起飞是必然。
\

夏溪花木市场“花也尚花坊”工作人员在给孩子们讲述绣球养护知识

文章关键词: 园艺 市场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证040931号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