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15日 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花卉报 > 新闻 > 花店花艺 > 人物专访 >

王茂春 长风破浪济沧海一花一叶总关情

2018-05-15 11:20:50|来源:花卉报|作者:寇亚琴

摘要:接到采访原北京丰台区花乡草桥村党委书记兼草桥实业总公司董事长王茂春的任务,记者心里有些忐忑:这个在花乡堪称“传奇人物”的采访对象估计不太好接触。


  接到采访原北京丰台区花乡草桥村党委书记兼草桥实业总公司董事长王茂春的任务,记者心里有些忐忑:这个在花乡堪称“传奇人物”的采访对象估计不太好接触。走进王茂春的办公室,整整一面墙的书柜里摆满了各种书籍,记者发现授予他的各种奖杯、证书几乎装了满满一柜子。
  “你不要看这些荣誉,其实我就是花乡土生土长的一个草根农民。”王茂春用这句朴实得不能再朴实的话作为开场白,一下子打消了记者的顾虑,不由得想起了李白的一句诗: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一个普通农民能背负起如此众多的荣誉,这背后究竟折射出怎样的人生境界。
 
1.身为花乡人,种花是遗传

  “我爷爷和父亲家里都有花洞子,虽然设施简陋,但养花的手艺好啊,种出来的花特别水灵,我爷爷那辈儿还经常给皇宫里送花呢。”很多像王茂春一样土生土长在花乡的孩子似乎遗传基因里就自带养花这项技能。“前后十八村,泉甘土沃,养花最宜,故居民多以养花为业”。史书中记载的十八村就是指现在的草桥、黄土岗、樊家村一带。花乡的种花历史可追溯到两千年以前,从汉到隋唐,从辽金到元,从明清到今天,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种花世家。
  王茂春也是出生在一个种花世家,从小看着家里人养花,不知不觉自己也爱上了养花。他每天放学都要路过一个花圃,有时赶上花圃倾倒垃圾,他总要捡上几株花草回家自己试种。有一次他捡到了几个仙人球,拿回家后突发奇想,如果在光秃秃的仙人球上再长出点什么来那该是什么样子呢?于是,他把仙人球与其他的仙人球品种碧玉、红小丁、红牡丹进行嫁接,没想到,还真被他嫁接成功了,后来越长越漂亮。他觉得这么好看的花放在家里无人欣赏真是可惜了,要是能卖出去变成钱,还能补贴家用。一天,母亲让他去打酱油,而家里已经凑不出一瓶酱油钱,于是王茂春偷偷抱了两盆自己嫁接的仙人球,蹲在村口的一个电线杆下,也不敢叫卖,只是默默地坐等来人。那个年代由于交通不便,路上的行人稀少,本村的人肯定不会买花的,只能等外地人经过时碰碰运气。说来也巧,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人从他面前匆匆而过,不一会儿又折返回来,低声问道“这花是你种的?多少钱一盆?”第一次卖花的王茂春心里又惊又喜,原本打算卖一块五一盆,结果一块钱两盆都卖给了人家。这一块钱对于王茂春来说意义非凡,不仅检验了自己的养花技术,也更坚定了养花能过上好日子的信心。
 
2.穷则思变,创下多个第一

  1974年,王茂春告别了学生时代,走上了工作岗位。他先后做过木匠、瓦匠,但最终还是割舍不下对花卉的那份热爱,义无反顾的当起了花匠。从花圃的一个小学徒当上了组长,又当上了绿化队队长,真正走上了施展本领、展示才华的人生舞台。
  “那个时候年轻,身体也好,不知道什么是累,什么是苦。”王茂春回想起当年在花圃干活时的情景,每天繁重的花圃工作日复一日,由于花圃地处偏僻,城里的市民根本不可能来这里买花,卖不出去的花等过季了就要磕盆处理掉。花圃是靠村大队拨款运营,大家吃的是大锅饭,虽然挣得不多,日子过得倒也安稳。而唯有王茂春不安分了:“这么好的花坐等买家上门不是个办法,必须要想办法推销出去。”于是王茂春想到蹬着三轮车去城里卖花。
  那时养花都是厚重的泥土和笨重的泥盆,一车装70盆,那份沉重可想而知。满满一车花从花乡蹬到城里要骑上两个小时,进了城他还要沿街叫卖,饿了随便吃点干粮,累了就靠在车边打个盹。夏天还好,到了冬天,三轮车不仅要加一个塑料棚,在车中间还要放一个炭火盆给花卉保暖。车里暖意融融,而车外的王茂春却在寒风中凌乱。不管多累多辛苦,每当卖完一车花蹬着空车返回时,王茂春的心里总是充满着轻松和喜悦。由于他的主动出击,他所在的花圃不仅效益最好,而且每年几乎剩不下几盆花。
  “这么一车一车的拉出去卖也不是个长久之计,花乡有这么好的种花历史和口碑,我就不信打不出名气来。”1985年,随着市场经济的全面推动,王茂春潜意识这样认为:市场经济,没有市场怎么能有经济?于是,就在三环路边上戳一个3米宽5米高的大牌子,醒目地写着“北京花乡路花木交易市场”。牌子戳出去了,可市场在哪儿呢?当时有人看到市场的牌子就进来买花,于是花圃的三间活动板房和一个小院就成了临时市场。由于花圃里的花卉并不多,品种也不丰富,王茂春又萌生了一个在30年后都不落伍的新业务“花卉代管代卖”,市民家里养不好的花可以放到这里代养,不想养的花可以由市场代卖。就这样,不到两个月,小院的花已经摆不下了。随着天气转凉,满院子的花再也无处安放了。“对,自建温室。”当过瓦匠木匠的王茂春凭着所学手艺,带领花圃员工硬是自建了3亩大温室。花卉种植终于有了模样,当王茂春接到生平第一笔1万元的购花支票时,心里有点不敢相信:这张纸真的能当钱花吗?
  小有名气的花圃已经成为北京市委市政府和丰台区政府树立典型、参观学习的接待点,随之而来的是一单又一单的集团消费。王茂春开始觉得,做花卉行业挣钱并不难,难的是把花卉行业做到极致,成为人们陶冶情操、净化心灵、传递友情的“精神必需品”。1990年,王茂春不惜一年交两三万元的租金在西单购物中心租下了一个鲜花柜,成为第一个把花卉推入大型商场的人。没想到,一个月下来,鲜花销售营业额竟然达到14万元,比花圃一年的利润还高。随后,他又联系各大酒店,为酒店包养包换花卉服务,当时还没有租摆这项业务,又是他第一个开辟出这一市场。业务越来越多,知名度也越来越大,当然,挣的钱也越来越多。他所带领的30多个花圃员工一年下来都成了当时令人羡慕的“万元户”。
 
3.千里马终将遇伯乐,危难时方显英雄色

  时年30多岁的王茂春意气风发、干劲十足,在花乡已是小有名气。1991年,花乡党委和丰台区委发现了这匹千里马,将草桥农工商联合公司总经理的担子压在了王茂春的肩上,这副沉甸甸的担子,他一挑就是25年。
  当时的草桥村环境脏乱、经济落后,村民的文化素质也不高,很多村民靠捡拾破烂为生,被称为“京郊破烂村”。凭着对花卉产业的热爱,从1991年到1996年,王茂春一直想把草桥村变成一个花卉村,目标是打造至少10家花卉企业。然而,由于市场不规范,恶性竞争严重,这个夙愿始终没有实现,每当做到七八家的时候总有倒下去的。王茂春发现,这种分散经营、小而全的发展模式已经不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
  2000年,不安于现状的王茂春又萌生新想法:改制。通过土地资源整合,转居不转工,离土不离乡,土地变资产,村民变股东。草桥村成功进行了股份制改革,每个村民都变成了股东。重新规划产业布局,统筹城乡发展,先后成立了房地产公司、物业公司、资产管理公司、花乡花木集团,建设了世界花卉大观园、成立了花卉组培科研中心,从一个个小而全的花场子阔步迈向了集团化、专业化发展之路。经过十几年的滚动发展,秉承着“以绿引资,引绿开发,开发建绿,以绿养绿”的可持续发展思路,草桥村经济状况和环境面貌得到了彻底改变。
  改革的车轮飞速向前,而草桥村现有人才的匮乏又让王茂春寝食难安。面对十几年跟着自己“打天下”的元老班底,王茂春陷入两难,论情感希望他们能够继续留任,但论发展,固步自封的思想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车轮。2011年,顶着来自各方面的重压,王茂春毅然决然地对集团干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启用年轻人、招募有才人。先后招聘了60名研究生、40名本科生,员工知识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花乡花木集团员工从改革前的80人增长到800人,营业额从七八百万元,猛增到现在的2亿元。在各项改革措施的推动下,草桥村总资产由王茂春上任前的500万元,发展到现在的150亿元,从花乡15个村排名倒数第二,一跃成为北京村级净资产排名第一的全国文明村。王茂春也先后获得了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绿化委员会授予的全国绿化奖章、国务院授予的全国劳动模范称号等诸多荣誉和奖项。
  如今走进草桥村,整洁的街区掩映在绿树繁花中,昔日的“破烂村”已经被眼前高楼林立的现代化社区完全覆盖。一排排现代化智能温室不仅源源不断地培育出美丽的花卉植物,也孕育着草桥人的幸福生活和美好希望。
 
4.真情大爱是情怀,不忘初心有担当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王茂春深知自己肩上的分量,事业发展,百姓冷暖,事无巨细,无不牵动着他的心。“草桥不是小富即安的草桥,是有社会责任和担当的草桥。”随着草桥村日新月异的发展,一份社会责任与担当在王茂春的心里越发强烈起来。
  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震撼了整个中华大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瞬间被掩埋在废墟中。“我们远隔千山万水,鞭长莫及;面对呼唤,悲痛倾听却无能为力;面对废墟下的呻吟,搓手跺脚干着急,不能亲自上前去救援,痛苦的心啊,牵动着所有的中华子孙……雪中急需送炭,灾区更需真情。尽管我们的绵薄之力只是杯水车薪,但我们草桥人要节约每一分钱捐献给灾区人民,以表达全体草桥人民与灾区人民心连心的真情。”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怀揣着高度社会责任感的王茂春满怀深情的起草了这份倡议书,并向草桥人发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捐款倡议,短短1天时间,草桥百姓募捐了30多万元。王茂春又通过各种渠道募捐300多万元捐赠给北京红十字会。随后他又亲自带领团队赶赴四川灾区江油县,在一片废墟上投资1000万元建起了“建设小学”。共计1400多万元的赈灾捐款对于一个村级机构来说不是个小数,但在王茂春看来,这就是责任,就是担当。
  正是在这样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驱使下,2008年,王茂春又投资近2000万元赞助北京奥运颁奖花束。组建了奥运花卉配送中心,在全国招募了120人的花卉保鲜和花艺制作团队,从设计到制作,从保鲜到运输,往返31个比赛场馆,行程近2万公里。他们以雄厚的实力和勇于奉献的精神,荣耀地成为了北京奥运颁奖花束和礼仪用花的独家供应商。2011年,北京花乡花木集团又成为了深圳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鲜花服务供应商。当“红红火火”奥运颁奖花束和“大运之光”大运会颁奖花束闪耀在颁奖台上,被世界目光所关注的同时,花乡花木集团也在收获来自社会各界的尊重和赞许。王茂春被奥组委授予“奥运会突出贡献荣誉”,并荣幸地当选为奥运火炬手。星火燎原,在他手中传递的不仅是奥运精神,更是一种情怀和担当。
\

王茂春

  “一个人活着的价值不在于自己的寿命有多长,而在于有限的生命里为他人做了什么;一个人活着的价值不在于自己的生活质量有多高,而在于为下一代创造了什么;只有我们的下一代健康生活,茁壮成长,祖国才会有希望,世界才会有未来。”———王茂春在建设小学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5.激流勇退不当绊脚石,退而不休再踏新征程

  正当草桥村的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如奥运颁奖花束一样“红红火火”的时候,2014年,58岁的王茂春毅然辞去了草桥事业总公司董事长的职务提前退休了。面对很多人的不解,王茂春却有着自己的想法:“我在这个岗位干了25年,也该让年轻人历练历练了。”2011年后,王茂春顶着各种压力,完成了集团人事和产业格局的变革,一大批有责任有担当的青年才俊成为集团的中坚力量。王茂春坦言:“把集团交给他们,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提前退休是更好地给他们发展空间,我可不想让自己的思想影响年轻领导团队的发展思路,成为他们的绊脚石。”
  2017年,全身而退的王茂春又扛起了中国花卉协会零售业分会的大旗。出任零分会会长后,王茂春对花卉零售业进行了认真分析和实地调研。他认为,近20年来,花卉产业从种植、生产、流通,到对外交流、精准扶贫等方面都实现了突破性的飞跃。中国花卉协会在江泽慧会长的带领下,不仅花卉产业提升了,在国际上也越来越拥有话语权。零售业分会所服务的对象绝不只是花店业,而应涵盖花卉生产、销售、物流、花艺等多个领域,同时还要肩负起引导和宣传花卉消费、花卉文化的责任,为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提供更多的服务。
  “希望产生的动力是积极向前的,绝望产生的动力是消极向后的。尽管此前的零分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也让很多业者产生过绝望,但我相信新一届零分会一定是充满希望的。”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王茂春又信心满满地踏上了新的征程。

文章关键词: 花卉 植物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备14020426号-1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